瑜·美人

『愛江山,更愛瑜美人……』

Entries

朱雀——第二章

转自百度周瑜吧
楼主:张素贞


二十三年后,巴丘。残阳如血。石头魁伟的身子象孩子一样抖个不停,泣不成声。重病的周瑜形销骨立,虚弱憔悴。该说的,该写的,该交代的,他都说了,写了,交代了。他累了,胸口象压着一块大石头,透不过气来。但是灵台渐渐空明,恍惚间,前所未有的解脱,终于可以不再思考,不再勾心斗角,不再老谋深算。然而往事沉沉浮浮,自自然然地出现在他面前,清晰的居然可以伸手抓住,数出老树上的新芽有几片叶子。

“这一生,只有短短三十六个春秋。如果早知道,也许会更抓紧吧……也许吧……,不过,回忆起来真是漫长啊,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就整天生活在无休止的征战、行军、操练、应酬、宴会、政论、彻夜不眠、风餐露宿中了呢?二十四岁?二十岁?十六岁?不,不对,更早,还要更早些,从十三岁的那一年,从那一天起,我就变了。”
第二天,周瑜陪母亲吃过中饭,叽叽咕咕地说笑话给母亲解闷儿:前儿东市来了一个西域客商,眼睛那么绿,头发那么红,引得无数人围观,更稀奇是他牵了一头不知什么牲口,又高又大,背上两个包小山峰似的,这里从未见过,有人就问这是什么呀?旁边一冬烘先生就啐他:“所见少,所怪多,这是马!可怜见的这马不知背了什么,背肿得这么大两个包!”一语未了,笑得满屋子的人有的蹲下去,有的捂着肚子叫“啊呦”,老太太笑得说不出话来,只用手点着瑜,半晌道:“这别人不认识,也是有的,你自小在京城也不知看了多少回,骑了多少回,也不认识骆驼么?还说马肿背!”众人又一阵笑,瑜笑道:“那时小嘛,哪有娘亲见多识广的?”一句话勾起老太太的兴致,絮絮叨叨的和大家说起周瑜幼年种种淘气的事:怎么样上树掏鸟窝,吓得老爷子在下面只扎煞着手,叫也不敢叫,只怕他受惊吓失足落下来;怎么样偷偷溜出城去看别人社戏,天黑迷了路,让晖儿、络络几个出城寻他一夜,他倒混在戏子堆里玩的开心。听得周瑜自己也笑起来,道: “我有这么调皮吗?”
正说笑间,大管家周全跌跌撞撞冲进来,老太太兀自笑道:“今儿怎么啦?连全叔也这么不一样?”周瑜却在瞬间凝固了笑容,全叔在周家三十年,从没见过他这么惊慌的时候:脸色煞白,手足无措,结结巴巴道:“老……老爷……二老爷回来了……”瑜心头一跳,各种念头一闪而过,然而心思再快,快不过他跳起身飞跑出厢房,来不及走曲曲折折的回廊,一跃翻过栏杆,横穿牡丹园,也不顾踩倒了几支当日精心呵护的枝叶,连衣服下摆被勾出洞都浑然不觉。
宝仪堂。周氏黑沉沉大宅院的正堂。非重大庆典不开的宝仪堂。此时门户洞开。瑜还未来不及看清父亲周异,先一眼看到居中八宝镶嵌的沉香木大桌上并排摆放的五只黑陶的坛子。
他刚才跑得急,此时蓦然收步,连呼吸也停住。他这才看清父亲的脸,枯槁憔悴,满面风霜。瑜又一惊,父亲虽年过五旬,平日最善保养,看上去就象四十出头的样子,今日一见,竟是苍老的骇人,愣愣地看着自己,连眼珠都呆滞的。瑜叫了一声:“父亲!”他自己都听得出声音在发抖发飘。
周异傻傻地看着他,喃喃道:“晖儿、暄儿、珞珞、继儿、小叶子……回家了,我们回家了……”他眼睛瞪着周瑜,嘴里又似自言自语,声音空洞的象一面漏气的鼓,神情之诡异令石头不由自主地往周瑜身子后面缩。
瑜站在那里,耳朵被震得嗡嗡响,就象当日那个巨大的惊雷劈过,他没来由得想起那只扁腹细颈单足的青铜朱雀当啷落地的声音,“它有没有破?”他没来由地想:“那是二哥的心爱之物……我得去看看……”他想迈步,逃离这个地方,腿上有万斤的重量,怎么努力也挪不动一步;他想说话,问问父亲那黑坛子里是什么,喉咙紧紧地卡着,憋得满面通红,却连一个字,一个音也发不出来;他想把眼光移开,不要去看桌上的东西,眼睛却被死死地牵引,视线仿佛被粘连似的,移都移不开。他一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难的事,只要有智慧,有信念,有勇气,心怀戒惧,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所以他读书破万卷;所以他闻鸡起舞;所以他小小年纪已经历练心机沉沉,生活在这样一个家族,他丝毫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难受,反而天天都是充满生机,充满信心的。但是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那么渺小,一点用也没有,一点办法也想不出……就象在梦里,有时气得想打想杀,可刀剑总不听话,手也不是自己的,软绵绵的提不起劲,空急得跺脚,却什么办法也没有。大柏树被劈了……宝仪堂倒了……哥哥们死了!风吹他衣袂飞扬,黑发在眼前纠缠,他却一动不动,石头在旁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使劲摇晃着,大声哭道:“少爷,你哭啊!哭出来啊!”

身后突然哭声大振,猛又听得纷纷扰扰的乱嚷:“夫人!夫人!二少奶奶!……快来人啊!四少奶奶晕了!”
召庆街百年周府,第一次闭门谢客。周全亲自带了一班有头脸的仆人,守在门口,谦恭而坚决地谢绝了所有的吊客,所有的挽帐挽联。
周氏百年望族,遭此巨变,消息早不径而走,震惊整个江淮大地。达官贵人、贩夫走卒时下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周氏惨案。风光一世的周晖就这样死于非命,周氏年青一代的精英尽殁此役!流言开始暗暗地,蓬勃地流传,各式各样的人怀着各式各样的目的和心情在窃窃私语:什么周晖想杀了皇帝自己做啦,什么周家要杀进洛阳报仇啦,什么身上带的财宝太多,遇到强盗啦,什么柏树被劈恼了神仙来报复啦,什么周家的灾难才刚开始啦…说的唾沫横飞,居然有板有眼。
形形色色的人都伸着脖子望着周家。风暴中心的周府反显得格外宁静。
周异回舒城后就一病不起,周晔是看得淡的人,女眷们平日娇生惯养惯了的,此时身受丧夫丧子之痛,寻死觅活,只剩下哭,别的什么也不理会了。
转眼间,诺大周府死的死,病的病,老的老,小的小,一应重担都落到周瑜肩上。


才三五天的功夫,瑜瘦了一大圈。可是谁也没料到他单薄的身子里埋藏着这么巨大的能量。小小年纪的他毅然承担起一家之主的重任。布置灵堂,安排丧仪,主持家政,为父亲延医请药,照顾母亲诸嫂,竟没有一件落下的,没有一件不妥当的。外面传得沸反盈天,府内却肃穆平静,按部就班。周全忍不住偷偷对旁人说:“小少爷这份气度才干,别说大少爷,二老爷比不上,就是大老爷在他这个年纪,也没这份能耐!”
愁云惨淡中秋风来的也格外早。这天深夜,长年居住洛阳的周忠风尘仆仆突然回来了。没有仆人,没有通禀,周忠直奔宝仪堂。庄重肃穆的宝仪堂已经被改成灵堂,白烛高烧,素幔低垂。一个浑身缟素的男孩跪坐灵前,默默地往火盆里添纸钱。忠一向严厉的目光不觉柔和,轻声道:“瑜儿!是你么?”男孩儿的手顿住了,他慢慢地回过头,看清来人,弱弱地叫了声:“大伯!”就想站起来,身子却软软的倒下去。
瑜很快就醒来了,发现自己就躺在地榻上。伯父席地坐在身边,一旁是拿着手巾满面焦虑的大管家全叔。瑜双手撑着要起来,周忠轻轻按住他,温言道:“再躺会儿,你太累了。”周家老一辈的兄弟里,周异是出了名的慈父,三爷尚豪爽跳脱,不拘小节,大哥周忠沉稳内敛,一丝不苟,自小,家中的孩子就最怕这位大伯。眼下,周忠轻轻安抚着瑜儿,嘴里喃喃地说着宽慰的话,竟不见平日的一丝严厉。
这些日子,瑜一肩担起家主之任,忙得不可开交,别人可以哭可以病可以躲,偏他必须拼命克制,冷静应对骤然降临的滔天巨祸。可怜他小小年纪,还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人儿,咬牙坚持这些天,竟能处理得井井有条,而心里的痛苦彷徨在看到大伯那张坚毅沉着的脸时,终于再也控制不住,激动、悲痛、恐惧、劳累一起爆发,一下子晕了过去。
他终于哭出来。把头埋进周忠怀里,哭得全身发抖。全叔流着泪,悄悄把门关好,退了出去。忠的眼泪也簌簌地流下来,他没有强劝周瑜,就让他哭吧,如果哭能让他好受一些。瑜哭到气弱面白,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相信……二哥他们,不在了?……”
忠轻拍瑜的脊背,缓缓道:“是的,晖儿、珞珞、继儿、暄儿还有小叶,他们都不在了!”瑜在忠怀里惊跳了一下,虽然他一直亲手操持哥哥们的后事,心里却十分迷惘,那天他问不出父亲带回来的坛子里是什么,心灵深处还有一丝侥幸,也许是一场太过逼真和残忍的噩梦?现在,话从不苟言笑的大伯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他还是感到一阵阵的绝望。
瑜慢慢坐直身子,低垂了头,整个大堂除了他偶尔的哽咽声,是死沉沉的静,连白烛的毕剥声都会叫人心惊。伯侄二人相对而坐,窃窃私语。摇曳的烛光把他们的影子投放到古老的屋橼上,黑影幢幢,仿佛百年的幽灵在这阴森的夜里都回来了,他们在高处俯视,凡人是看不见他们的,不然,必将惊慌失措于他们异常苍白的脸色,和灰白的眼眸中狂烧的怒火!

瑜低声问:“二哥行事一向缜密,怎么会……怎么会败得这么惨?”忠长叹道:“也许,我不来那封信就好了……董卓,如今权倾朝野,耳目众多,要在他眼皮下做事,谈何容易!”瑜的头垂得更低了,声音细若游丝:“那么二哥他们,真的死……死于董贼之手了?”忠的目光一下子严厉起来,紧闭的双唇忽然迸出一个字:“不!”瑜吃惊地抬起头,直面大伯锐利的眼光:“不是董卓?!那是谁?”忠点头道:“不错,劫杀晖儿他们的是董卓的西凉兵……三千铁骑啊!……”他咬牙道:“可是晖儿行动极为小心,到京城区只说是问候长辈,怎会引来如此杀身之祸?且那日晖儿他们是要去见皇帝……”瑜接口道:“献帝?”忠道:“是啊!晖儿买通献帝身边太监,要见皇帝,他是想……”忠还在犹豫怎么说法,瑜已轻轻道:“拥立天子!”忠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道:“对!拥立天子,号令诸侯!晖儿志向远大,只是……时机不到呀!这些傻孩子!”忠老泪纵横,终于再说不下去。
瑜泪流满面,当日二哥的话犹在耳边:“事在人为,如果,我们能拥立天子……拥立天子,你懂我的意思吗?瑜儿?”好象还是昨天的事,怎么忽然间就阴阳永隔了呢?从此爱他、疼他、这么生机勃勃、这么潇洒不羁、这么雄才大略的兄长们,再也不能见了?!泪眼朦胧,瑜再次凝视五具漆黑的棺木,泪光中,闪闪烁烁,曲曲折折。
还是忠先平静下来,拭去眼泪,说道:“这本是绝密的事,晖儿也不是多嘴的人,他只对一个人说过这件事,说过他们那天的行踪……”瑜心中一凛,屏息凝神。忠道:“昔日,晖儿还在做洛阳令的时候,有一个北门都尉叫曹操的,哼,现在也该叫一声‘曹将军’了吧,极是干练有才智,你二哥这么一个人,平生没见他服过谁,偏偏对这个手下赞不绝口,往来甚密。这次来洛阳,静悄悄的,偏和这曹操往来极密,这事,晖儿一定和他说过,也只和他说过。西凉兵有备而来,显然有人告密在先!晖儿一生,颇能识人,却没有看出来曹操其人,”忠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顿了顿,方一字字道:“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只是,我始终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他是心志极高的人,绝不会依附董卓……”
“曹操……曹操……”瑜头痛欲裂,听不清忠的话。他知道这名字,半年前峻儿汤饼宴,他还派人送来厚礼。“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瑜在心里呐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二哥的雄心壮志,难道不是天下英雄的梦想?!天下……天子……扶持天子!号令天下!瑜双耳嗡嗡作响,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
周忠道:“瑜儿,我告诉你这些,不是叫你去报仇,伯父是让你记住这个人,你的兄长们都去了,你要帮他们完成心愿!”
瑜摇头道:“我能做什么?……连丧仪都不能风光体面……”忠见他神情恍惚,暗暗吃惊,忙双手扶住他肩道:“不,瑜儿,你做的很好,现在这个时候有多少眼睛在盯着我们周家,有多少人在等周家乱了方寸好有利可图!在此非常时期,晖儿他们能平安入土,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他爱怜地抚摸着瑜漆黑的长发,停了停道:“瑜儿今年十三岁了吧?”瑜点点头,不解地望着他。忠站起来,走了几步,叹道:“男子二十行冠礼,才算成人啊!瑜儿……瑜儿……可惜了你啊……也罢,明日开祠堂,伯父为你行加冠礼,你就可以代替伯父行家长之事!”瑜吓了一跳,忙摆手道:“家中长辈安好,怎么轮得道我来做家长?这可不行!” 忠冷笑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是哪个长辈在支撑门户了?!况且后天我就要回洛阳,三弟也只能回来数日,马上要走——我已经写信给他,嘱他结交袁氏,江淮毕竟是袁氏根基所在,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不容小觑啊。有多少人在伺机偷窥,意欲取而代之我周家,哼哼,只要我朝中势利不倒,谁又能奈我何!如今北方混乱,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放眼天下,只有江南,沃野千里而未得其主。得江南者必先得江淮,当日你二哥辞官回乡,也有经营江淮的意思……”忠长长叹息,出了会神,方道:“瑜儿,你在家,除了照顾好家中老幼之外,也要留心结交豪俊,要知道众志成城,独木难支啊!”

瑜心里一动,想到那日在舒河边遇到的小叫化,不,孙策,笑意盈盈的亮眼睛好象就浮现在眼前!本来说好第二天去找他的呀,不料……
忠娓娓而谈,瑜全神贯注地听着,空落落的心仿佛一点点落到地上。大伯刚毅的脸,浑厚的声音有无比的魔力让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感到——踏实。


第二天,周忠大开祠堂,召集族人。可怜一方豪门望族如今尽是老幼妇孺,愁云惨淡,白茫茫一片。忠心中难受,但是身为族长,他还是挺起胸,大声说:“今天,开祠堂,是为了一件喜事!”大家面面相觑,疑心听错了:现在还可能有什么喜事么?忠道:“昨夜先祖托梦,责备家中没有掌事的人。我说眼下家中遭难,已没有人能主持家族事务,先祖笑道:‘瑜儿已经十三岁了,虽然男子二十始冠,但瑜儿天资聪颖,敏捷多智,正是我周家的千里驹!’并言……”忠还未说完,下面突然一阵骚动,有人就叫起来:“柏树!大柏树长出新枝了!”原来那树被雷劈后,虽拦腰截断,根基却并未损伤,瑜又令妥加保护,自然渐渐长出新枝。而近来府中上下忙做一团,确实没有人关注过它,今天听周忠说到祖先显灵,不由看这棵周家先祖手植,已被附会上周家命运的大树,蓦然惊觉褐色的树杆旁已长出一枝碧绿的嫩茎,饱满挺拔,再想到周忠的话,顿时深信不疑。
只有瑜知道,昨夜伯父与自己深谈一夜,何曾闭眼睡过?又哪里来的祖先托梦?
忠闻言喜悦,朗声道:“先祖并言明日将有祥瑞,竟应在柏树身上!看来,我周家要交到年轻一辈手中了。”忠转身对着高悬的列祖列宗的画像跪下,焚香祷告:“今天祖先面前,为瑜行加冠礼,并委他家长之任。祖先有灵,保佑周家重振家风,光耀门楣!保佑瑜儿无灾无难,成才成器!”周忠默祷片刻,起身对坐在轮椅上的异道:“二弟,今日愚兄越俎代庖,为瑜儿行加冠礼,你,你不会怪愚兄吧?”周异回来后就一病不起,瑜多方延医请药,衣不解带地服侍,却总是时好时坏。今日勉强坐了轮椅过来,见爱子小小年纪而神情庄重的样子,总忍不住要落泪。见大哥如此动问,道:“大哥不要这么说。瑜儿是周家的孩子,谁给他加冠都是一样。”忠点点头,唤瑜给父母磕过头,就在祖先的牌位前,亲手挽起瑜乌黑的长发,侍从弯着腰,恭恭敬敬,双手捧着大红漆盘,织锦缎上是一顶赤金冠。没有任何饰物,黄金却镂刻得尽善尽美。祠堂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人们屏气凝神,仿佛画上的祖先和祠堂里的人们都在看着周忠如何把金簪子插入周瑜的发髻,看着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如何一下子长成英俊少年。
忠轻轻吁出一口气,端详了一下,道:“二十冠而字,瑜儿今日加了冠,就是大人了,伯父再送你一个字:公瑾,周瑜周公瑾。”
瑜听他脱口而出,就知道伯父对今天的事必是早已盘算于心的。这位大伯从青年时代起执掌这百年家族,遨游宦海,提携后进,有口皆碑。而今老来丧子,兀自屹立不倒,调度有方。精神之坚毅,洞察世事之深刻,心机之老辣,手腕之果断,行事之出人意料,在瑜心里留下极深的印象。
许多年后,周瑜镇守巴丘。在一个最美好的初夏黄昏,传来的却是惊天噩耗:伯符死了!那一瞬间,瑜以为时光倒转,当年父亲带回来兄长们的骨灰时的灰白僵冷的神色刹那从刻意尘封的记忆中激活。而他终于不顾日后授人把柄的危险,连夜将兵赴丧,冥冥中他似乎再次看到伯父黑不见低的双眸在对他微微的笑。


两天以后,周家在平静中埋葬了周晖兄弟的骨灰。黄土垅中,一代英俊从此寂寞长眠。新坟累累,松涛阵阵,朔野风狂,彻骨生寒。瑜把最后一捧土洒上晖的坟头,突然感到心力交瘁,几乎又坠下泪来。但是,当他扭头看大哥时,心中又是一紧。
晔拖着一条残腿,一定要亲自送弟弟们上山,山势陡峭,纵有人相扶,晔也累得脸色发白。他坐在一株松树下,眼睛定定地看着前方,轻轻咬着嘴唇,似乎在下什么决心。

傍晚,周晔独自来到周瑜的书楼。书楼掩映在大宅院南面的花木深处,虽然时已深秋,高大的樟树、杉树还是郁郁葱葱,菊花,秋海棠开得正茂盛。外面花团锦簇,书楼内却雪洞似的白,除了满墙的书外,一无装饰,只在矮几上供着一具琴,一管笛。
晔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琴弦,空气就沉闷起来。晔忽然道:“明天,我就要到三清山去了。”瑜知道他的心志就是求仙问道,往日碍于严父不得妄为,晖的死只怕让他更加看破红尘,心灰意冷。只是想不到晔的决心这么大,走得这么急,乍闻之下,心里也不禁咚咚狂跳不已。
明知希望不大,瑜还是急急道:“大哥,家中这样子,你真的要走吗?只要你在家,大家就会安心……”他话未说完,晔已打断道:“家里的事,我应付不来!你也知道!”瑜被噎了一下,再开口,声音已经缓和下来,道:“伯父和三叔,诺大年纪,为了这个家,还在四处奔波,大哥……”晔突然爆发:“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个家……你只知道这个家!瑜啊!你醒醒吧!看看二弟、三弟、四弟、五弟、六弟,多好的人啊!聪明,能干,漂亮,要什么有什么!现在呢?人呢?什么都没啦!……大柏树劈了,这是上天的警示,你们……你们怎么就不知道呢?!……什么仙灵所居,什么长宜子孙,总有一天,大柏树没了,宝仪堂没了,周家也没了!”从来和颜悦色的大公子咆哮着说出这么一翻话来,石头吓得脸都白了,偷眼看周瑜,瑜尽管还坐得笔直,一双手紧紧抓着椅圈却泄露出内心也不知波澜起伏成什么样了。
晔喘息片刻,颓然坐下,道:“对不起,瑜儿,我不想对你发火的。我是一定要走的,你也别留我,你能理好这个家,当然,你的志向也不仅是这个家,你能用五十万从刘康手里买下铸造兵器的权力,自然不会让这些兵器放在那里生绣的——有多少人会死在你的兵器之下?!有多少家会散在你兵器之下?!白骨累累,血流成河,你将何以自处?!公瑾!”晔重重地说出“公瑾”两个字,也不要人扶,转身一瘸一瘸地走了。
整整一晚上,小楼内的灯明明灭灭,不曾熄过。
瑜策马狂奔,直到南郊才赶上晔。见了面又说不出什么话来,瑜紧紧拉着晔的手,晔看着瑜红肿的眼,叹了口气,轻轻挣开,毕竟还是拍马而去!
石头道:“少爷,别看了,大少爷走远了,回去吧。”瑜神情落寞,容颜惨淡。石头极想引他开心,而一想到周家这么多弟兄昨天还是珠玉满堂,人人艳羡的,一下子风流云散,生死殊途,眼看小少爷苦苦支撑,才二十来天,已瘦得脱了形。自己倒先流下泪来,恨道:“大少爷真是想得开,手一拍,就管自己走了,留下这么大家子,叫少爷您打理!”瑜看了他一眼,叹道:“此刻正是周家危难之际,身为周家的子孙,自然当仁不让。我不能愧对列祖列宗,不能辜负伯父重托啊。”
周瑜边说边慢慢往回走。石头牵着马,跟在后头,不觉走到舒河边,桃树的叶子俱已凋零,蓝天下,是高大的银杏树,骄傲地绽放金黄的颜色,长长一排,辉煌灿烂,耀眼夺目,秋风从河面吹来,带着凉意,薄脆的叶子沙沙地响.。石头见瑜穿得单薄,促他上马,谁知瑜倒停下脚步,驻足河边,微微阖了目,扬起脸,深深呼吸。石头也学他的样子,总觉三心二意,忍不住要看他。瑜睁开眼,微微一笑。石头大叫起来:“少爷!少爷!你笑了!你笑了!”竟是喜极而泣。瑜知他忠心为主,心里也感动,一时动了谈兴,索性挑一块平坦的石头坐下,道:“石头,你说大少爷想得开,其实我比大哥更想得开——如果我想不开,这会子也不知是死是活呢——二哥他们没了,我就是哭死也没用。快一个月了吧?想不到我竟是现在这样子。唉,真是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瑜顺手捡起一块小石子儿,重重地抛出去,石子儿在水面蹦了两下,荡开涟漪。石头也捡了一块,他玩打水漂的功夫可比周瑜好得多,石子儿连蹦四、五下,河水就一圈圈漾开来,阳光跳跃在波纹间,又好看又刺眼,有点让人晕眩。

石头笑道:“少爷,刚才您交给大少爷的是什么呀?包得那么好?”瑜敏捷地说:“刀!”石头吓了一跳,道:“送大少爷防身啊?那刀也太小了吧?”瑜道:“不是防身的刀。是屠刀,杀牛的屠刀!”石头一发不解,道:“杀牛刀送给大少爷?干什么?”瑜立起身,极目远眺,淡淡道:“你希不希望大少爷回来?要不要听我怎么回答昨天大少爷的问题?”石头点点头,突然发现这位从小玩大的小主人变了个人似的,不是容貌,却是什么呢?石头说不出来,隐隐约约就觉得瑜的眼光锐利了好多,说话干脆利落,不容置疑。瑜道:“就是这把刀,能让大少爷回来,也能回答大少爷的问题!”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倚, 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 经首之会。”

“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 。”

“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 ;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

“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

以无厚入有间!

游刃有余!

瑜叹道:“以前,大哥教我《庄子》,二哥教我《论语》、《孟子》,两人就谁也不服谁,我还帮着二哥跟大哥争。”瑜沉浸在往事中,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小时候把《庄子》当故事听,现在,才开始知道这中间的奥秘。鲲鹏徙于南冥,水击三千里,可是如果没有大风,怎么担负它的巨翼?怎么才能抟扶摇而上九万里?二哥就是看不到这一点,引来杀身之祸。老庄和孔孟竟然是一样的,谦谦君子才能游刃有余,安时处顺才能当仁不让。伯父常说大哥不好,其实大哥是有大智慧的人,希望他看了这把刀,能有所改变。”

石头并听不懂瑜的话,只是唯唯而已。瑜临水而立,放眼南方,金冠在秋日阳光下熠熠生辉。

七年后,周忠病逝。长子晔嗣。至甘陵相。



网络文学《建安十五年》版权为 王俞 所有,转载请注明。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本尊。』

鏡中人·自我介紹

仟駿 漣

Author:仟駿 漣
專業:動畫。

職業:CG production staff of TECMO KOEI BEIJING SOFTWARE CO.,LTD.

夙願:耀君臨天下……

本命:周瑜、三木真一郎、土方歲三~~

萌之CP:策瑜、露中、耀菊、勇歲、千歲、洛提、霄青、云紫、鼠貓……

萌之繪風:CLAMP、小畑健、田島昭宇、山田章博、張祿、陈淑芬、カズキヨネ、高河弓、水野十子、一宫思帆……

萌之繪師:夏達、游素兰、工長君、Kagalin、柳宫燐……

萌之Cosplayer:
日本籍——麗華
忠義堂——七雪
忠義堂——紫堂宿
日本籍——櫻廳時央

萌之事件:繪畫、鋼琴、遊戲、網配、k歌、YYBL、Cosplay……

萌之音樂:
單曲——越人歌、逐辰、醉囈、一步邁開萬里雲、瀟灑走一回、劍雨浮生、殤語、映山紅(黃英)、一句一傷、畫地為牢、傾國傾城、等一個晴天、小小、枉凝眉、情動、飛舞、浮游夢、テルーの呗、雪月花、时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德永英明)、Jupiter(平原綾香)、forever(Stratovarius)、If You Want Me、Sailing、Un Ange Frappe A Ma Porte、Memoria da noite、My Sinful Soul Anima We Sing to You、人生如此、The Dawn、BLAZE~Crimson Lotus~、百鬼夜行抄、旅途的終結、宿命(X戰記)、終曲(大明宮詞)、……
作曲——川井憲次、神思者、久石讓、和田薰、啟乃峰、千住明、周傑倫……
歌手——Avril Lavign、Lady Gaga、Vitas、Aleksey Goman、Declan Galbraith、Shayne Ward、Enya、Hyde、YUI、上木彩矢、中島美嘉、濱崎步、中孝介、元千歲、大塚愛、熊木杏里、Alan、后弦、王力宏、林俊傑、胡彥斌、方力申、范瑋琪、陳奕迅、紀如璟、梁詠琪、沙寶亮、遊鴻明、張信哲、周傳雄、蕭亞軒、蔡依林、張靚穎、樸樹……
樂隊組合——Linkin Park、Backstreet Boys、Westlife、Janne Da Arc、CHEMISTRY、Weiβ(聲優組合)、F.I.R、JS……
系列——御伽草子、Samurai7、犬夜叉、NANA、Axis powers Hetalia、地獄少女、機動戰士高達OO、BLEACH、天保異聞妖奇士、薄櫻鬼、鋼之煉金術師、鋼鐵三國志、舞-HiME、D.gray-man、十二國記、The Lion King、真三國無雙、仙劍奇俠傳、古劍奇譚、劍俠情緣3OL、赤壁、幻想三國志2、FANATICA、Lucky Dog1、新白娘子傳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萌之遊戲:
单机——古劍奇譚、仙劍奇俠傳4、幻想三國志2、FANATICA、Lucky Dog1、三國戀戰記、遙遠時空中系列、Machinarium、SPORE、The Sims系列……
网游——「魔獸世界」、「赤壁」、「劍俠情緣3OL」……
PSP/PS2/GBA/NDS:「真三國無雙」系列、「薄櫻鬼」系列、遙遠時空中系列、Phantasy Star Series系列、深夜的黑蝶物語、火焰之紋章系列、初音未來系列、太鼓達人系列、Final Fantasy系列……

萌之動畫:「Axis powers Hetalia」、「薄櫻鬼」、「機動戰士高達OO」、「Samurai7」、「御伽草子」、「鋼之煉金術師FA」、「Loveless」、「地獄少女」、「鋼鐵三國志」、「Chevalier」、「遙遠時空中」、「Death Note」、「暗之末裔」、「全金屬狂潮」、「今天開始魔王」、「廢棄公主」、「Fate/stay night」、「西洋骨董洋果子店」、「隱王」、「最終兵器彼女」、「勇者萊汀」、「BLEACH」、「D.gray-man」、「十二國記」、「彩雲國物語」、「哈爾的移動城堡」、「Final Fantasy VII: Advent Children」、「Corpse Bride」、「聖石傳説」、「惡童」、「The Triplets Of Belleville」、「Pixar」、「秒速5釐米」、「The Lion King」、「哪吒鬧海」、「葫蘆兄弟」、「冬之蟬」、「秦時明月」……

萌之電影:「Stay」、「讓子彈飛」、「趙氏孤兒」、「赤壁」系列、「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 The Vampire Chronicles」、「紫日」、「Central Station」、「The Legend of 1900」、「入殮師」、「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最後的武士」、「彼岸島」、「Troy」、「美少年之戀」、「夜上海」、「機器俠」、「Pearl Harbor」、「青蛇」、「霸王別姬」、「The Devil Wears Prada」、「Titanic」、「Batman6」、「畫皮」系列、「葉問」系列、「夜宴「、「新警察故事」、「Dorian Gray」、「Jerry Maguire」、「Cold Mountain」、「THE LORD OF THE RINGS」系列、「Harry Potter」系列、「Spider-Man」系列、「the Transformers」系列、「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系列……

萌之電視劇:「大明宮詞」、「大河劇:新選組!」……

萌之書籍:《三國志》、《陰陽師》、《A Tale of Two Cities》、《天使迷夢》、《甜美的回憶》、《殺盡三千世界鳥》、《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 The Vampire Chronicles》、《絕代雙驕》、《二重螺旋》、《萊茵河上的少女》…

浪淘沙·My pixiv

聲聲慢·新浪微博

弄扁舟·最新文章

長河吟·顾曲

鳳求凰·本站Logo(直鏈光榮)

Link (Logo天朝河蟹可能)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千百度·搜索欄

少年心·北條君

滿庭芳·後宮秀

若比鄰·加為好友

相見歡·留言板

望天涯·八方來客

free counters

路漫漫·FC2計數器